共產黨宣言 (陳望道)

From Wikisource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please do not remove empty parameters (see the template documentation).
共產黨宣言  (1920) 
卡尔·马克思 和 弗里得里希·恩格斯, translated by 陳望道
本書依照2011年北京大學對1920年8月陳望道譯本第一版的影印本錄入。

有一個怪物,在歐洲徘徊着,這怪物就是共產主義。舊歐洲有權力的人都因爲要驅除這怪物,加入了神聖同盟。羅馬法王,俄國皇帝,梅特湼,基佐(Guizot)法國急近黨,德國偵探,都在這裏面。

那些在野的政黨,有不被在朝的政敵,誣作共產主義的嗎?那些在野的政黨,對於其他更急進的在野黨,對於保守的政黨,不都是用共產主義這名詞作囘駡的套語嗎?

由這種事實可以看出兩件事:

一.共產主義,已經被全歐洲有權力的人認作一種有權力的東西。

二.共產黨員,已經有了時機可以公然在全世界底面前,用自己黨底宣言發表自己的意見,目的、趨向、並對抗關於共產主義這怪物底無稽之談。

爲了這緣故,各國共產黨員便在倫敦開了個會,草了下列的宣言,用英法德意佛蘭德丹麥各國底語言,公布於世界。

第一章 有產者及無產者[edit]

(有產者就是有財產的人資本家財主原文Bourgeois,無產者就是沒有財產的勞動家原文 Proletarians)

一切過去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自由民(Freeman)和奴隸(Slave),貴族(Patrician)和平民(Plebeian),領主(Lord)和農奴(Serf),行東(Guild-master)和傭工(Journey-man),總而言之,就是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從古到今,沒有不站在反對的地位,繼續着明爭暗鬥。每次爭鬥底結局,不是社會全體革命的新建設告成,便是交戰的兩階級並倒。

我們略看前代的歷史,便會曉得無論何處都是組織複雜的社會裏分出各種階級,社會的地位分出各種等級。在古代羅馬有貴族,騎士(Knight),平民,奴隸;在中世紀,有封建領主,家臣(Vassal),行東,傭工,徒弟(Apprentice)和農奴;這些階級裏,又隸屬許多等級。

從封建社會底廢址上發生的近代有產社會,也有免不了階級對抗;不過造出新的階級,新的壓迫手段,新的爭鬥形式,來代替那舊的罷了。

我們的時代,就是這有產階級(Bourgeoisie)時代,他的特色就是把階級對抗弄簡單了。社會全體現已漸次分裂成爲對壘的兩大營寨,互相敵視的兩大階級:這就是有產階級和無產階級。

由中世紀底農奴裏面,曾發生一種最初都市底特許市民;這些市民,便是有產階級最初的種子。

嗣後,美洲底發見,好望角底周航,新添給有產階級一些發展地;東印度和中華底市場,美洲底殖民,殖民地底貿易,交換機關和物品底增多,又都使當時的商業航海業,和製造工業,受一種空前的激刺;因此,那革命種子便在頹廢的封建社會裏急激的發展了。

在封建時代的工業組織底下,生產事業是由同行組合一手把持的,到了這時,便不能應付新市場上需要底增加了;於是手工工場組織(Manufacturing system)便佔了他的地位。各業行東被工場製造家這種中等階級擠倒;聯合的各行組合間底分工,也就讓各個工場底分工替代了。

接着市場一天比一天擴大,需要又一天比一天增加;這時手工工廠組織,也不能應付了。於是又有蒸汽及大機器出來演了一場生產事業底革命。從此大規模的“近代產業”,便取代了手工工業底地位;豪富的實業家,產業軍底總首領,近代的有產階級,便把產業界的中等階級降伏了。

近代產業,建設了世界的市場,這世界的市場,引線全在美國底發見。有了這種市場,商業,航業,陸路交通,便成就了絕大的發達;這種發達又轉而促進產業底發展。產業,商業,航業,鐵路,旣這樣發達,有產階級,也照這比例發達,資本愈加增多,將中世紀留下的一切階級,都盡情推倒了。

從此看來,我們可以曉得近代有產階級這種東西,全是長期發達和生產及交換方法迭次革命的結果。

有產階級發達一步,他們政治上的權力,也便跟着發達一步。當初在封建時代,貴族掌權的時候,他們也是個被壓迫的階級;在中世紀的自由都市裏,他們便是個武裝的自治團體,有的變成獨立的共和都市(如德意),有的變成王政治下納稅的『第三階級團』(如法);到了手工業時代,他們被半封建或專制的君主,用做抵抗貴族底器具,大王國統一底柱石;最後,近代的產業和世界的市場,都成立了,他們就成了有產階級,那近代代議制度國家底政權,都被他們一手把持;國家底行政機關,只算辦理他們公共事務底一個委員會罷了。

從歷史上看來,有產階級也曾有過革命的功勞。

有產階級得了權勢,那封建的,家長的,山林的種種關係,便到處被他們銷滅了。結合人和他的『生來的長上』(Natural Superiors)的封建的線索,被他們盡情剪斷了。人和人中間,除了明目張膽的自利,刻薄寡情的現金主義,再也找不出甚麼別的聯結關係。宗教的熱忱,義俠的血性,兒女的深情,早已在利害計較的冰水中淹死了。人的價值變成了交換價值,無數永久特許的自由換了單純的無理的自由,就是自由貿易。單簡說,有產階級,是由從前戴着宗教和政治的假面的掠奪,更變爲赤條條的,沒廉恥的,迫切的,殘忍的掠奪。

有產階級,已將有名譽的受人尊敬的職業底榮光毀滅了!無論醫生,法律家,僧侶,詩人,科學家,都成了他們的工銀勞動者。

有產階級,已將家庭情愛底面帕扯碎了。家族關係,弄成了單純的金錢關係。

有產階級,已明白表示保守派所讚賞的那中世武士底蠻勇行爲,他們就是懶惰逸樂,也可以做到的。他們第一表示人間底活動力是無所不能。他們做成的驚人事業,便是埃及底金字塔,羅馬底水道,中世底禮拜堂,也趕不上;他們的長途遠征,便是前代一切國民底遷徙和十字軍也趕不上。

有產階級,倘不將生產工具不斷的革命,牽動生產關係以及全社會關係跟着革命,那是一定不能存在的。這和前代恰恰相反,前代的一切工業階級,是須將生產底舊方法,保存不變,纔能夠存在。所以,生產不斷的革命,全社會的狀況不斷的搖動,不安和不平底繼續不斷,這就是有產階級時代,和一切前代不同的標識。古來凝固的,冰結的各種關係,都跟着偏見舊說一掃而去;就是新式事物,也等不到安固,早成廢物。凝結的散作煙雲,神聖的墮入穢褻。人們至此,也只得懷了冷酷的心情,應付他的遭遇和同類了。

爲了生產品增多,必須時常擴張市場,有產階級,遂布滿世界,他們到處密集,到處棲止,到處發生關係。

有產階級,壟斷了世界的市場,於是各國底生產和消費,便都帶了世界的性質。無論保守派如何憤恨,但國家的地盤,已受產業革命底影響崩壞了;舊式國民的產業,一切都已經崩壞或正在崩壞他的地位就被新產業奪去了。這種新產業開始,就是一切文明國民生死關頭的大問題。這種產業底原料,現在不專靠國產,儘有外國輸來的;這種產業底生產品,不專在國內銷售,儘有供給世界各地的。從前的需要,只限於國貨就夠了;如今卻要求國外的生產品。從前只株守一鄉一國,如今却也講求各國國民的交際和互助。便是智識的生產,也已經和物質的一樣。各國國民智識的創作,已成了世界的公有物。國民的偏見和狹小的度量,漸漸沒有存在的餘地。世界的文學,已從許多國民的地方的文學當中興起了。

有產階級,旣急激的改良了生產機關,又不斷的開拓了交通機關,於是一切國民,連極野蠻的,也盡數牽入文明隊裏。他那價廉物美的射擊力,就是中華底城壁,也被他打破了;就是極端排外的頑固的野蠻人,也只得向他降伏。世界各國,因爲要免得滅亡,也只得採用資本家的生產方法,將所謂文明輸入他們的社會,便也成了有產階級。簡單說,有產階級按照自己的模形,造成了世界。

有產階級,壓迫鄉村使他屈服在都市支配之下;建設許多都市,又將都市增加了比農村更多的人口;使多數人民脫離了樸素的田舍生活。他們旣使鄉村屈服於都市,又同樣使野蠻和半開化的國民屈服於文明國民,農業國民屈服于資本國民,東洋屈服於西洋。

有產階級將人口,生產機關,財產底渙散狀況漸漸除去;教人口團聚了,生產機關集中了,財產聚在少數人手裏了。從此必然生出的結果,便是政治的中央集權。他將各個利害法律,政府,稅則不同的獨立區域或勉強團結的區域,團結起來合做一個政府,一樣法典,一致利害,一個國境,一樣稅則的國民。

有產階級得權不過百年,他造成的生產力,卻比開闢以來一切時代生產力底總和還要大。自然力屈伏於人類,機器,工業和農業上的化學應用,輪船,航路,鐵路,電報,全大陸底開墾,河流底疏浚,好像用魔力從地下喚起似的全人類—在前代,誰曾想到這樣的生產力,居然包含在社會的勞動裏面呢?

我們從此可以曉得做有產階級基礎底生產和交換機關,是萌芽在封建社會裏面。這種生產和交換機關發展到一定地步,封建社會的生產及交換狀況,換句話說,就是農業和手工業底封建的組織,簡括些說,就是財產底封建的關係,便不能和那已經發展的生產力適合了。這種關係,便變成了許多障礙物。這種關係,便必要崩壞的,結局果然崩壞了。

於是,自由競爭,便來代替了他們的地位,適合這自由競爭的社會和政治組織,也就跟着出現,有產階級的經濟和政治權力,也就跟着得到了。

同樣的運動,又映到我們的眼裏了。有他的生產,交換,財產關係的近代有產階級社會,就是惹起這般大規模生產和交換的社會,好像術士念咒召來魔鬼,現在卻沒有鎮伏他的能力了。數十年來的工商史,只是近代生產力對於近代生產方法,對於有產階級的生存和統治權的財產關係謀叛底歷史。證明這個事實,只要舉出商業上的恐慌就夠了;這種恐慌,隔了一定期間,便反復發生,一囘兇過一囘,常常震動有產階級社會底全部。在這種恐慌的時候,不但當時現存的生產品大部分破壞,連從前造成的生產力,也要一同破壞。在這種恐慌裏面,發生了一種古代夢想不到的流行病—就是生產過度的流行病。社會突然現出囘到野蠻的景象,仿佛饑饉驟至,又仿佛舉世大戰衣食全要斷絕,一切工商業,現出就要破壞的狀況。這是什麼緣故呢?這全是文明過度,衣食過度,工業過度,商業過度底緣故。在社會指揮之下的生產力,不能再促進有產階級財產制度底發達了;而且他的權力太大,無法救正那些制度,他雖然受那些制度的束縛,一旦打破了束縛,他便使有產社會全部擾亂,使財產制度根本動搖。有產階級社會底制度太過狹小,不能包含那大生產力所產出的財富。那麼,有產階級怎樣逃出這種恐慌呢?他不外:一面用強壓力毀壞生產力底大部分,一面開闢新市場,並盡量掠奪舊市場。這可以說,是朝着更廣大,更兇猛的恐慌方面走去,把防止恐慌的手段拋棄了。

如此,有產階級顚覆封建制度的武器,現在卻向着有產階級自身了。

但有產階級,不但鍛煉了致自己死命的武器,還培養了一些使用武器的人—就是近代勞動階級(Working Class)—就是無產階級。

無產階級(就是近代勞動階級)跟着有產階級(就是資本)照同一的比例發達了。這勞動階級,必須有工做纔能生活,必須他們的勞動力能加增加資本纔有工做;時時須把身體賣卻。他們便是一種貨物,和別的商品一樣,免不了競爭底盛衰,行情底漲落。

無產階級底勞動,因爲用機器越多,分工越細的緣故,完全失掉了個性,便自然沒得興趣。他們變成了機器底附屬品,做的全是些簡單的,呆板的,又很容易學會的小技術。因此,產出這種勞動者的費用,限定只夠支持勞動者自身和繁殖子孫所必需的衣食費就得了。但是商品底價值,總是跟着產出費漲落的;勞動也是一種商品,自然逃不出這個定理;所以工作越發簡單,工資也就越發減少。並且,爲了機器和分工越發推廣底緣故,便延長勞動時間或增加一定時間內的勞動,或增加機器底速力,使勞動者苦役底負担越發增加。

有了近世產業,那家長式的主人屬下底小工場,就變成了資本家底大工廠了工廠裏那些勞動者,都組織得和軍隊一般。他們都已成了產業軍底兵卒,壓在營長,排長底下動彈不得。他們不但做了有產階級底奴隸,有產階級國家底奴隸,並且時時刻刻做了機器,稽查,乃至製造家財主個人底奴隸。這專制主義越發明白宣布營利是他的目的,越發是可賤,可惡,可恨。

近代工業越發達,手工裏的技術和腕力漸歸於無用,男子底勞動越發被女子佔去。年齡和男女底差別,在勞動階級,沒有什麼社會效果上的分別。他們同是勞動底工具,不過費用一層因着年齡和男女有多寡罷了。

勞動者被製造家掠奪完了,到了用現金付給工資的時候,同時又被有產階級底別一部分—地主,鋪主,當店等等利用了。

中等階級底下層—小商人,零賣商和歇業的商人,工匠和農夫—這些人,也漸漸沈到無產階級裏了。這原因一半因爲他們的小資本夠不上營大規模的近世產業,被別的大資本家打滅了,一半因爲他們的專門技術,自從有了新生產方法,已不值半文錢。因爲這樣,社會底各階級,便不住的補充到無產階級來了。

無產階級,也是經過種種時期發達起來的。無產階級發生的那一日,便是同有產階級爭鬭開始的那一日。最初是各個勞動者反抗直接掠奪自己的那資本家;再進一步,就是工廠工人聯合反抗;更進一步,便是一個地方同業工人合力反抗。可是他們反抗,並沒有向着有產階級的生產方法,只向着一些生產工具攻擊;—搗毀同他們勞動競爭的輸入品哪,敲碎新式機器哪,焚燒工廠哪,鬧的都是這等事情。他們的期望,只是用腕力來囘復中世勞動者的故態。

在這時期裏,勞動者只在各處結了鬆懈的團體,內部一有齟齬,便瓦解了。有的地方團結稍爲緊密的團體,那又不是他們自動的團結,全是受了有產階級底利用。當時,有產階級爲了政治上的目的,煽動全國的勞動者,並借重他們的力量。勞動者在這時期裏,攻擊的並不是自己的敵人,是敵人底敵人;就是專制政體底遺物,地主,產業以外的富豪,小富豪等。所以歷史上一切的運動,都是有產階級的運動;所得的一切勝利,也都是有產階級的勝利。

可是一方面產業愈加發達,一方面無產階級不但人數加增,而且漸次集中結成大團體,力量加大,對於自己力量的自覺也愈深了。而且,機器又抹去各種勞動底差別,因此勞動階級間的利害關係和生活狀況,就漸趨一致;工資又幾乎到處降到同樣低的水平。有產階級裏面,又漸起競爭,商業因此起了恐慌,勞動者底工資,也因此更被動搖。而且,機器不住的進步,使他們的生活刻刻不安;勞動者和資本家個人的衝突,又漸漸帶着兩階級間衝突的彩色。於是乎,勞動者就結了團體(勞動聯合)去對抗資本家。他們聯合底目的,在於維持工資率。因爲時時須得反抗,就設了個準備糧食的永久聯合。這種對抗旣成,便到處發生騷動的事了。

在這等爭鬭裏,勞動者原是時時得了勝利,但這不過是一時的事。那眞正的效果,並不在眼前的利益,是在勞動者底團結繼續擴大。這種團結,很受了近代產業所造成進步的交通機關許多輔助。因爲有了這樣交通機關,遠方的勞動者也互相接觸了。集合同性質的許多地力爭鬭,團成全國一大階級的爭鬭,正有這種接觸底需要。但每次階級爭鬭,都是政治上的爭鬭。這樣團體,如果教交通不便的中世市民來團結,决非幾世紀不行:多謝鐵路與人方便,近代的無產者,只消幾年便成就了。

無產者這樣組成一階級,便自然成了一政黨;但因爲勞動者和勞動者間不免互相競爭,團體還是時常顚覆的。可是一定復興起來,越發強,越發堅固,越發有力。後來逢到有產階級黨派分歧的時候,就強求立法機關承認勞動者特殊的利益。像英國底十點鐘勞動法案,便是這樣成功的。

舊社會各種階級裏許多衝突,也爲無產階級底發展開闢了許多坦途。有產階級自己,常站在戰爭中間;當初,同貴族戰;隨後,同別的產業進步上利害不同的有產階級戰;又常同外國有產階級戰。在這等戰爭裏,有產階級不得不鼓勵無產階級,求他的幫助;因此便將無產階級牽入政治的漩渦中。於是,有產階級,就將自己的政治教育和普通教育供給無產階級。換句話說,就是將和有產階級爭鬭的武器付給無產階級了。

更進一層說,我們所知道權力階級爲了產業進步的緣故,已經刻刻向無產階級墜落,至少也已經危殆不安。無產階級也因此得了智識和進步底新種子。

最後,就是在階級爭鬭要決裂的時期,那權力階級裏面(據實說,舊社會全組織裏面)分崩底經過,很帶着幾分激烈的性質;有一小部分的權力階級,竟脫離舊關係,投入革命階級—掌握將來的階級。從前有一部分貴族投向有產階級,如今也有一部分有產階級投向無產階級,那一部分能夠了解這種歷史運動有理想的資本家,更是如此。

現在和有產階級對峙的各階級當中,只有這無產階級,才算得眞正的革命階級。近世產業雖然能夠叫別的一切階級漸次衰頹,歸於消滅;但只有這無產階級,是他特別的主要的產物。

中等階級底下層,像小製造家,零賣商,工匠,農夫這些人,原也是同有產階級爭鬭,好保持中等階級的地位;他們的爭鬭並非革命的,只是保守的。不但保守,他們並且希望把歷史的機輪向後退轉,簡直是復古的。就使他們有時來革命,也是因爲覺得自己將要墜入無產階級的緣故。他們不是防衛現在的地位,只是計較將來的利害,他們纔拋掉現在的立脚地,去站在無產階級的立脚地。

那班『危險階級』,社會的贅疣,從舊社會最下層淘汰下來,正在腐朽的羣眾,也往往到處捲入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但他們的生活狀況,很容易做保守黨陰謀所收買的器具。

一切舊社會的狀況,已沈沒在無產階級的狀況中了。無產階級,並沒有財產;他和他妻子底關係,並沒有有產階級那樣家族關係。近世產業的勞動,近世資本底逼迫,英國同法國一樣,美國同德國一樣,無產階級都沒有絲毫國民的特性存在。法律,道德,宗教,在無產階級看起來,都是有產階級底偏見,背後都藏着有產階級利益的伏兵。

從前一切階級,一旦得了權勢,沒有不拼命使社會屈從他們的分配條件,好鞏固他們已得的境況。無產者若不將以前的分配方法推翻,便沒有做社會生產力底主人翁的日子。因此,從前一切分配方法,是不得不推翻的。他們並沒有甚麼自己的東西要保衛防護;他們的使命,只是破毀從前對於個人財產的一切防護和保險。

古來歷史的運動,都是少數人的運動,或是爲了少數人利益的運動。無產階級運動,却與此不同。他是爲了大多數人的利益,大多數人自覺的獨立的運動。但現在社會最下層的無產階級,若不把官僚社會壓在上層的全部拋出九霄雲外,自己是不會翻身上達的。

無產階級對於有產階級的爭鬭,實質上雖然不是這樣,形式上最初總是從一國一國的入手。各國底無產階級,必須首先處置本國底有產階級。

我們默察無產階級發展的大勢,起初只是一些私鬥,末後總是爆發起來,成了公然的革命,推倒有產階級,築起無產階級權力的基礎。

向來一切社會底形式,我們都曉得他建築在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底對抗上面。但壓迫一階級,至少總還要給他能夠維持奴隸生存的條件。在農奴制時代,農奴也還可以變成都市的公民;在封建專制治下,小資產家也還可以變成大紳商。然而近世的勞動者,却完全與此相反;不但不能隨着產業同時上進,却是逐漸低下,逐漸淪沈到自己階級底生存條件以下。他竟變作貧民,於是貧困底發展,比人口和財富還要怏。從此,就可曉得,有產階級已不配再當社會的權力階級,已不配再強要社會維持他的存在了。他不配做支配者,是因爲他那種奴隸制,不能保障奴隸底存在,是因爲他已經不是爲奴隸所養,已經在不得不養奴隸的形況中了。社會已不能在有產階級底下生存了。換句話說,有產階級底存在,已不適合現社會了。

有產階級存在和權力底根本條件,在資本底成立和屯積資本底要件,在工銀勞動.工銀勞動,全靠勞動者相互競爭。但有產階級無意中促進產業的進步,卻已使勞動者從競爭的孤立變成協力的團結。近代產業發達,使有產階級的生產和占有底基礎從根破壞了。有產階級所造成的,首先就是自己的墳墓。有產階級底傾覆和無產階級底勝利,都是免不了的事。

第二章 無產者和共產黨[edit]

共產黨,對於無產階級,究竟站在怎樣的地位呢?

共產黨,並不是爲反對別的勞動階級的黨派特別組織。

共產黨,並不是離開了無產者全體的利害,還有別的利害的。

他們也不是想樹立一種自派的主義,去做無產階級運動的模範。

共產黨和別的勞動階級各黨派不同的地方,只是:(一)各國無產階級在他們國裏爭鬥的時候,共產黨一定脫出一切國家的界限,替無產階級全體指示共通的利害;(二)勞動階級對資本階級的爭鬥,無論是發達到怎樣地步,無論甚麼時候,無論甚麼地方,共產黨代表無產階級運動全體利害。

所以共產黨在實際一方面,固然是各國勞動階級中最進步最果决的一派,也就是能夠策進別的一切黨派的一派;在理論一方面,也是狠能了解勞動運動底進路,情勢,以及最後的結果,纔能夠幫助無產者的大團結。

共產黨直接的目的,也和別的一切勞動黨一樣:(一)糾合無產者團成一個階級,(二)顚覆有產階級底權勢,(三)無產階級掌握政權。

共產黨學理的結論,决不像一般的社會改良家,拿發明或發見的主義理想作根據。

共產黨不過把現在的階級爭鬥,就是我們眼前所經過歷史的運動中旺盛起來的實際情勢,用普通的言語表現出來罷了。廢止向來的財產關係,幷不是共產主義底特徵。

過去的一切財產關係,不斷的影響到歷史狀況底變遷,成了歷史變遷底主因。

例如法國革命,因爲擁護資本家的財產,就廢止了封建的財產。

共產主義的特徵,並不是廢止一般的財產,只是廢止資本家的財產。現代資本家的私有財產這件東西,就是根據階級對抗,根據少數掠奪多數人的生產和分配制度底最後極完備的表現。

所以共產黨的理論,一言以蔽之,就是:廢止私有財產。

我們共產黨被人非難的,是希望廢止個人的財產權。他們以爲財產是各人自己勞動底結果,應該看作一切個人的自由,活動,獨立底根據。

勤苦所得的,獨力所得的,自己所得的財產!你們所說的是小職工財產,小農夫財產,資本家時代以前財產底制度嗎?那就不消廢止了;自從大工業發達以來,已將他們破壞了,並且日日還正在破壞中。

那麼,你們所說的是現代資本家的私有財產嗎?

你們仔細想,現在的工銀勞動,能夠替勞動者本身造點財產嗎?那是絲毫沒有的,只替資本家造了些資本;這資本卽是掠奪工銀勞動的一種財產。也就是要得着新的工銀勞動經營,新的掠奪,纔得增加的一種財產。所以現在式的財產,他的基礎都是根據在資本和工銀勞動底對抗上面。試將這對抗底兩面檢查一下,資本家不單是個人人格,幷且佔有生產事業上社會的地位。資本却就是生產品底囤積。要善運用他,全靠多數人的共同勞作,最好是靠全社會的人共同勞作。

所以資本不是個人的勢力,是社會的勢力。

所以資本就是變爲公有的財產,變爲全社會底財產,個人底財產也不至於因此就變成社會底財產。不過是把財產變成社會的性質,失了階級的性質罷了。

我們更將工銀勞動檢查一下,工銀勞動底平均價格是最低的工銀。換句話說,就是衣食住底費用,就是僅僅維持勞動者身分的生活費。所以工銀勞動者勞力所得的,只夠維持和繁殖他們貧苦的生命。我們幷不是要廢止把這個勞動底生產物分配於各個人。我們並不是要廢止維持和繁殖這人類生命的分配。我們幷不是要廢止沒有餘力命令他人勞動的分配。但這分配上悲慘的性質,我們是要掃蕩淨盡的。使勞動者單爲了增加資本而生活,單爲了權力階級底利益而生活,這種悲慘的性質,是要掃蕩淨盡的。

在資本家社會裏活着的勞動者,不過是增加「屯積的勞動」(資本)的一個工具。在共產社會裏,那「屯積的勞動」,却只是使勞動者底生活擴充,豐富,向上的一個工具。所以資本家社會,是過去支配現在;共產社會,是現在支配過去。在資本家社會,資本却是獨立而有個性,活人反來成了附屬品沒有個性。

那些資本家一聽見要消滅事物底這種現狀,就說這是消滅個性和自由!不錯。這的確是以消滅資本家底個性,資本家底獨立,資本家底自由爲目的。

現代資本家的生產制度裏所謂自由,不過是貿易自由,買賣自由。如果買賣消滅,買賣自由也是要消滅的。資本家所說關於買賣自由和一般自由底大議論,如果把他同中世買賣底束縛,商人底束縛對比,或是狠有意義;拿他來反對共產黨所主張的買賣廢止,資本家的生產制度廢止,資產階級本身廢止,這就毫無意義了。

你們恐怕我們要廢止私有財產,你們現在的社會裏,十個人當中就有九人喪失了私有財產;少數人有了私有財產,十分之九的人自然一無所有了。這種財產制度,是要大多數人絲毫沒有財產,做他存在底必要條件,你們還要非難我們主張廢止他。

簡單說罷,你們非難我們,是怕我們主張廢止你們的財產。果眞如此,這眞是我們所希望的。

一旦到了勞動不能變爲資本,貨幣,地租等獨占的社會勢力時候,就是個人的財產不能移作資本家的財產,不能移作資本的時候,你們大槪要說個性消滅了。如此,你們應該承認你們所謂『個性』就是資本家這種人,就是中等階級底財產家。這種人自然非掃蕩不可,非消滅不可。

共產主義要剝奪的,不是社會底生產分配權,只是用這種分配方法來壓迫別人勞動的權力。

反對廢止私有財產的人又會說,廢止了私有財產,一切事業就要停頓,普天下人都要變成懶惰。

照這樣說來,現在資本家社會,早應該爲了懶惰而零落了。因爲現在社會裏,勞動的人却絲毫得不着甚麼,得着一切的反而是不勞動的人。所以這個駁論,不過是這樣一句話:『一旦沒有甚麼資本,就不會有甚麼工銀勞動了』。

非難共產主義物質上生產及分配方法的人,又用同樣筆調,來攻擊共產主義智識上生產及分配方法。在資本家看來,正如階級的財產消滅,就是生產本身消滅;階級的教育消滅,也就是一切教育消滅。

像他們這樣恐怕喪失的教育,在大多數人不過是一種機械動作的練習罷了。

你們把那關於自由,教育,法律,等等資本家的解釋作標準,來攻擊我們主張廢止資本家的財產,是沒有用的。你們想一下罷,你們的思想本身,不過是你們資本家的生產狀況和資本家的財產狀況底產物。正如你們的法理,也不過將你們階級的意志定爲普天下底法律。這種意志底本質和傾向,也就是跟着你們階級所以存在的經濟條件决定的。

你們想把你們的生產方法和財產制度所造成的社會組織—就是隨着生產進步而興亡的歷史關係—作爲自然和眞理永遠不變的法則,這全是你們利己的謬想。前代的權力階級,也都有過這種謬想。你所明明見過古代財產制度的事物,你所承認封建財產制的事物,都被你們資本家的財產制度廢除了。

廢止家族制度!就是最急進的人,也以爲是共產黨不名譽主張,非常憤激。

但是請看現在的家族制度,資本家的家族制,到底有甚麼根據?不過是資本,不過是私利這種家族制完全發達的形式,只在有產階級裏面才見得着。成全這種事情的要件,一是無產者家族實行消滅,二是公娼。

這些要件如果消滅,資本家的家族制度,當然也要消滅;幷且兩樣都要同資本一齊消滅。

我們還要禁止父母掠奪兒女。你們以我們爲罪犯嗎?好,我們甘心作罪犯!

我們如果廢去家庭教育,建設社會教育,你們總以爲破壞了最神聖的關係。

你們的教育,不也是社會的教育嗎?那教育底方針,不是根據社會的狀況而定的嗎?社會不是已經借了學校和其他方法施展他直接或間接的干涉嗎?社會干涉教育,並不是共產黨發明的;他們不過要改變干涉底性質,使教育脫離權力階級底勢力。

因爲近世產業發達底結果,把一切無產者的家族關係撕得寸斷;他那兒女變成了簡單的商品,變成了勞動底器具;那些資本家却口口聲聲講甚麼家族,甚麼教育,甚麼親子間神聖的關係,來沽名釣譽,我們越發覺得可惡。

於是乎,有產階級底全體就會齊聲高喊道:你們共產黨不是要創設婦女共有制了。

有產階級原來把他們的妻只當作一個生產器具。他們總聽說過生產器具是可以公用的,所以卽使斷定婦女和別的生產器具同樣,免不了公有的命運,也不是十分無理的事。

但是共產黨眞正目的,是想把婦女當作一個生產器具底狀況掃除淨盡,這一點他們却不曾想到。

我們資本家先生,誣陷共產黨公然創設婦女共有制,而且大發義憤,這是狠可笑的事。婦女共有制無需共產黨創設,已經從最古的時代就有的了。

我們資本家先生,對於普通娼妓不消說了,就是姦了他勢力底下無產階級底妻女還不滿足,還要互相拐誘別人底妻,去滿足他們最大的快樂。

不錯!現在有產階級的結婚,實在是婦人共有制度。那麼共產黨卽使照他們所說的一樣,主張婦女共有,也不過是將隱在僞善裏面的婦女共有制,變成公然合法的婦女共有制罷了。總之,現在的生產制度廢止了,從這種制度產出的婦女共有像公娼私娼等就消滅了。

共產黨更被人非難的,就是希望廢棄國家和國粹。

勞動者並沒有國家。我們不能將他們原來沒有的東西,從新去掉。勞動階級第一步事業,就是必須握得政權,就是必須起來做國民底主要階級,就是必須以自己組織一個國民。由這點看來,勞動者是國民的;但和資本家所謂國民,意義却是不同。

國民的差別和人民間的對抗,自從有了有產階級發達,通商自由,世界的市場,生產方法和生活狀況統一等,就一天一天的消滅下去了。

勞動階級如果握得政權,那些東西都要消滅得更快。因爲各國(至少文明先進國)底聯合政策,是勞動階級解放底一種首要條件。

個人掠奪個人的事沒有了,那國民掠奪國民的事也就沒有了。一國裏階級對抗沒有了,這一個國民和那一個國民底冤仇也會沒有了。

至於宗教,哲學,及一般理想家,非難共產主義的話,是不值得嚴密討論。

人底理想,意見,觀念,簡單說,就是人底自覺這件東西,跟着物質的生活狀態,社會的關係和社會的生活變化而改變,豈不是什麼人都曉得的嗎?

古來思想底歷史所可證明的,不都是智識的生產隨着物質的生產變化嗎?支配各時代的思想,總就是那時代權力階級底思想。

有些人在那里講改造社會的思想。他們所說的,不過是在舊社會中怎樣創出新思想,舊式生活狀況崩壞怎樣釀成舊思想崩壞等事實罷了。

古代的世界滅亡時,古代的宗教就被基督教征服了。十八世紀基督教思想受合理的思想壓迫時,封建社會正和當時革命的有產階級决戰。所謂信仰自由,思想自由,不過是知識階級自由競爭的勢力罷了。

或者有人說『宗教的,道德的,哲學的及法律的思想,在歷史發展的路上固然有種種變化;但宗教,道德,哲學,政治,法律,仍然遺留在這變化中間。』

或者又有人說『並且,自由,正義這些東西,是恆久的眞理不隨社會狀態變遷的。然而共產主義卻是排斥那恆久的眞理,不是把宗教,道德,建設在新的基礎上,是排斥一切宗教,一切道德。所以共產主義,和過去歷史上的一切經驗不能相容。』

這種詰難,不是他自己表白自己不合理嗎?一切社會過去的歷史,是在階級對抗底發展中成立的;一時代有一時代的爭鬥形式,形式雖然不同,但各時代都有一件共通的事實。這事實就是社會的這一部份掠奪那一部份。所以過去各時代社會的自覺,他那表現雖有種種的形式,卻不外一個共通的形式(卽槪念),這是不足爲怪。那形式(卽槪念),在階級對抗沒有完全消滅的期內,不能全然消失,也是不足爲怪。

共產黨的革命,是祖宗傳下來的財產關係上最急激的破裂。所以他的發展,也當然釀成祖宗傳下來的思想上最急激的變化。

但是我們現在不願意和反對共產主義的有產者辯論了。

我們前面已經說過,勞動階級的革命,第一步是在使他們跑上權力階級的地位,也就是民主主義底戰勝。

旣達到第一步,勞動家就用他的政權漸次奪取資本階級的一切資本,將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底手裏,就是集中在組織權力階級的勞動者手裏;這樣做去,那全生產力就可以用最大的速度增加了。起初的時候,少不得要用強迫的攻擊手段對付私有財產權和資本家的生產方法,纔得達到目的。這種手段,從經濟方面看去,似乎不充足而且薄弱,但運動繼續下去,必能強盛起來,對於舊社會組織再加以一大打擊,結果就成了生產方法革命不可避的手段。

這種手段,應該看各國情形定奪。

最進步的各國,大槪可以用左列各項設施:

(一) 廢止土地私有權將所有的地租用在公共的事業上。

(二) 徵收嚴重累進率的所得稅。

(三) 廢止一切繼承權。

(四) 沒收移民及叛徒底財產。

(五) 用國家資本,設立完全獨佔的國民銀行,將信用機關集中在國家手裏。

(六) 交通及運輸機關,集中在國家手裏。

(七) 擴張國有工場及國有生產機關:開闢荒地,改良一般土地使適於共通計畫。

(八) 各人對於勞動有平等的義務。設立產業(尤其是農業)軍。

(九) 連絡農業和製造工業;平均分配全國底人口,漸次去掉都會和地方的差別。

(十) 設立公立學校,對於一切兒童施以免費的教育。廢止現行兒童底工場勞動。連絡教育和產業的生產等等。

這樣漸次發展下去,階級的差別自然消滅,一切的生產自然集在全國民大聯合底手中;公的權力就失了政治的性質。原來政權這樣東西,不過是這一個階級壓迫那一個階級一種有組織的權力。勞動者和資本階級戰鬭的時候,迫於情勢,自己不能不組成一個階級,而且不能不用革命的手段去占領權力階級的地位,用那權力去破壞舊的生產方法;但是同時階級對抗的理由和一切階級本身,也是應該掃除的,因此,勞動階級本身底權勢也是要去掉的。

總之:我們要廢去階級對抗和階級所組成的舊式資本家社會,換上各個人都能自由發達,全體纔能夠自由發達的協同社會。

第三章 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的著作[edit]

一,復古的社會主義(Reactionary Socialism)[edit]

(甲) 封建的社會主義(Feudal Socialism)

英法底貴族,爲了他們歷史的地位關係,曾作出幾多小冊子反對近代有產社會。一八三〇年七月法國革命和英國改革運動的時候,這些貴族再爲那可厭的暴發戶所屈服,從此就不能有嚴重的政治上競爭,只能在文字上爭鬥了。就是文字上的爭鬥,也不能有復古時代(就是一八一四年至一八三〇年間法國復古時代)那樣高的聲浪了。

那些貴族,因爲想得到世間底同情,面子上裝出忘記了自家利害的樣子,替被掠奪的勞動階級向資本家聲罪致討。他們對於那些新主人翁唱了些譏諷的歌,發了些將來必然破裂的豫言,其實都是替他們自己復讎。

封建的社會主義,就是這樣起來的一半是悲哀,一半是譏諷;一半是過去底反響,一半是將來底威嚇;雖然有時用痛快銳利的批評,刺擊資本家底心胸,但全然缺乏了解近世史前進的能力,結果總不免滑稽。

那班貴族想人民再歸附他們,就用救濟無產者這名義做軍旗。但人民和他們常常接近,便看出他們裏面還穿着封建的武裝,都呵呵大笑地散去了。

法國底王黨(Franah Legitimists)和『青年英國』(Young England)都是好的例。

封建黨指出他們掠奪底方法和資本家不同,他們忘記了他們掠奪時候底情勢和現在全然不同,已經成了廢物。他們又以爲他們治世的時候,沒有近代這樣無產貧民,他們忘記了近世資本階級是他們自己社會組織必然的產生物。

此外他們批評資本家,並不隱藏復古的性質;他們對於資本階級主要的責備,就是:資本階級統治之下,正在造出一階級,這階級定要連根帶葉掃蕩社會上舊的秩序。

他們責備資本階級,幷不一定是因爲他造出無產階級,不過因爲他造出革命的無產階級.所以他們在政治上的行動,常常贊成對於勞動階級的壓迫政策;他們日常的生活,也和他們平日說的大話相反,他們專想拾產業樹上落下的黃金果,他們專想假借眞理,愛,和名譽,去換那毛糖,和馬鈴薯的酒精。

宗教的社會主義(Clericai Socialism)如同僧侶和地主攜手一樣,常常和封建的社會主義結伴。

基督教底禁欲主義,原來最容易加上社會主義的彩色。基督教不是反對私有財產,反對婚姻,反對國家嗎?不是提倡拿慈善和貧困,獨身主義和肉底滅絕,出家生活和『母教會』來代替嗎?基督教社會主義,只是僧侶清理貴族心火的聖水。

(乙) 小資本家社會主義(Petty Bourgeois Socialism)

被資本階級剿滅了的,並不只封建的貴族階級;生存狀況在近代資本社會底空氣中朽腐滅亡的,幷不只封建的貴族階級。在近世資本階級發生以前,還有中世的市民(Burgesses)和小地主;這兩階級在工商業不很發達的各國,現在還是同新起來的資本階級並立。

在近世文明十分發達的各國,又有一種小資本家的新階級,輾轉於勞動者和資本階級之間,常常新陳代謝下去成了資本階級底附屬分子。但是這個階級底個人,常常因爲競爭的緣故,陷落到無產者裏面去了;而且,近世產業越發達,他們越失去近代社會上獨立的地位,漸漸成了製造業,農業,商業的管理人,經理,事務員。

像法蘭西那樣農民占全人口過半數的國裏,偏袒勞動者反對資本階級的文人,自然拿農民和小資本家作標準去批評資本階級的統治,自然從他們中間階級的立脚點極力來擁護勞動階級。小資本家社會主義於是就出現了。西斯蒙地(Sismondi)便是英法兩國裏這派的首領。

這派社會主義,把近世生產狀況中許多矛盾的地方分晰得非常精密。他們把經濟學者所造偽善的辯解駁斥得非常明顯。他們把機器和分工所產出的惡結果,像資本和土地集中在少數人手裏,生產過度和恐慌等事,論證得非常有力。他們把小資本家和農民底必然零落,無產者底悲慘,生產界無政府狀態,財富底分配不平等,國家間相角逐的產業戰爭,舊道德舊家庭關係舊國粹底崩頹,都明白指示出來了。

但是這一派的社會主義,他積極的目的是想把生產交換底舊方法和舊的財產關係,舊的社會狀況恢復轉去;不然,就是想把近世的生產及交換方法,裝到舊的財產關係底壳子(實在已經被新方法破裂了,或是將要破裂的壳子)裏去。這兩樣都是復古的,空想的。

他們的結論是:製造業該有同行組合,(Guild)農業該有家長的關係。

但是,歷史上強固的事實,早已把他們自欺的醉夢打消,這派社會主義,也就到了悲慘的末日。

(丙) 『眞』社會主義(German or “true” Socialism)

法國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底著作,原來發生在有權力的資本階級壓迫底下,反抗這種權力的表現,不久就輸入德國去了。輸入德國的時候,恰是資本階級和封建的專制主義開始爭鬥。
德國底學者先生,非常熱心得到這種著作;但是他們却忘記了法國底社會狀態不會同這些著作一同移來。所以這些法國底著作,對於德國底社會狀況,全然失了眼前實行的意義,成了純粹文學的景況。在十八世紀的德國學者看來,以爲法國第一次革命底要求,不過是一般『普通的道理』底要求。革命的法國資本階級底意志表示,在他們看來,也不過是純粹意志底表現,就是意志自然的發動,就是一般人情底顯露。所以德國學者底著作,都是專門拿法國新的思想和本國古代哲學思想相調和。或者更可以說是結合法國底思想却不拋棄自家哲學的見地。

這種結合底方法,和翻譯外國語差不多。

中世紀那些僧侶,根據古代異教底典籍,作了加特力(Catholic)各聖僧底傳記,這是人人都曉得的。德國底學者,對於法國底著作,也是用這種方法。他們在法國底著作上面,附了些自己無意識的哲學論.譬如,在法國評論貨幣底經濟的作用上面,他們加上些『人情離散』的議論;在法國評論資本階級國家上面,他們加上些『將校部屬底廢止』的議論;等類。在法蘭西歷史的評論上面,他們加上些『行爲底哲學』『眞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底德國科學』『社會主義底哲學的基礎』等稱號。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於是,法國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底著作,就全然失了精義了。並且階級爭鬭底意義從此在德國人手中抹去,他們還自己以爲免了法國人的偏見;他們自以爲不單是代表眞實底要求,還是代表眞理底要求;他們自以爲不是代表無產階級利害的,是代表人類本性底利害,就是代表全人類利害的;這種人旣不屬於何種階級,算不得實際的存在,只有哲學空想的雲霧中是他存在的地方。

德國底社會主義,雖然弄過這樣莊嚴的兒戲;說過賣藥的大話來遮掩他資本缺乏,不久便漸次失了那賣弄學問的穉氣。
德國(尤其是普魯士)底資本階級對於封建貴族和專制王政的戰爭,換句話說,就是自由主義運動,漸漸逼緊來了。

於是乎,所謂『眞社會主義』,就得了多年希望的機會,這希望就是拿社會主義的要求,去對抗政治運動;對於自由主義,對於代議政體的政府,對於資本階級的競爭,對於資本階級的言論自由,對此資本階級的立法,對於資本階級的自由平等,一切都得了咀咒的機會了;也得了機會對民眾說替資本階級運動毫無所得,只有所失。德國底社會主義,在這危急的時候,忘記了法國評論家所豫想的近世資本社會存在以及跟隨的經濟狀況和政治組織;這些正是德國人現在才爭求的,法國人早已得到了。

所以專制政府和附屬的僧官,教授,地方貴族,官吏,都以爲這種社會主義,是對待資本階級。來攻時最有用處的草把人。剛剛在德國政府對於勞動階級底蜂起投過些鞭撻和彈丸的苦丸藥之後,這個社會主義,算是改胃口的甜東西。

這『眞』社會主義,一面這樣做了替政府戰鬥資本階級的武器,同時又直接代表德國中等階級復古的利益。在德國這小資本階級,是十六世紀的遺物,時時轉變他的形式,作社會現狀底眞基礎。保存這個階級,就是保存德國底現狀。但是資本階級在產業上和政治上的權力,一面集中資本,一面又有革命的無產階級起來,都是足以破壞這個階級的。這『眞』社會主義便要一箭射殺雙鵰了。於是就像瘟疫似的蔓延起來。

德國社會主義是將他們可憐的『永久眞理』底全身,裹在用華麗辭令文飾的,用濃情露水浸染的,空想的網衣裏面,如此他們的貨物自然是銷售很廣了。

後來德國社會主義,漸漸認識了自己的職分,那代表中等小資本階級底聲浪漸漸高起來了。

他們以德國國民爲模範國民,以德國小資本家爲模範人。對於這種模範人卑鄙齷齪的行爲,都加上了和他眞相完全相反神秘偉大的社會主義的解釋。他們又極力反對共產〔四十五頁〕主義底『殘酷的破壞』性,把自己放在至高無上公正不偏的地位,輕視一切的階級爭鬥。現在(一八四七年)德國流行的所謂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底出版物,除了極少數以外,大約都是這種又淺陋又薄弱的著作。

二,保守的社會主義(資本家社會主義)(Conservative or Bourgeois Socialism)[edit]

一部分資本階級的人,想把社會的罪惡救正一些,好叫資本家社會維持下去。

經濟家,博愛家,人道家,勞動階級狀況改良家,慈善事業家,保護動物會員,禁酒會員,以及其餘一切無聊的改良家,都屬於這一派。這樣的社會主義,更進一步就成了一派學說。

蒲魯東(Proudhon)底『貧困底哲學』(Philosophie de la Misere)就是這樣社會主義底一個例。

社會主義的資本家,他們想取得近世社會狀況產出的一切利益,却不受那狀況必然產出的爭鬥和危險,他們希望從社會現狀中拔去革命的離析的分子。他們想造出沒有勞動階級的資本家階級。資本階級當然以爲以爲世界上地位最高的就最善的。資本家社會主義,用這種方便思想漸漸發展,就多少成了一些學說。他們要求勞動階級信奉這種學說,好進到那社會的新聖地,其實不過要求勞動階級甘心受現社會底束縛,拋棄一切憎惡資本階級的念頭罷了。

比這種社會主義格外實際而且更無系統的第二種資本家社會主義,他們要叫勞動者眼中輕視一切革命運動,所以說由經濟關係產出的物質現狀若不變化,政治的改革是無濟於事。但是這派所謂物質現狀底變化,並不是廢除資本階級生產關係的意義;廢除這種關係,一定免不了要革命,所以他們只想在這種關係繼續存在的基礎上面,施行行政的改革。這樣的改革對於資本和勞動底關係,毫不過問,至多不過把有產階級政府底行政事務改簡單些,費用減少些罷了。

資本家社會主義,只能在語言底形式上有相當的意義。

爲勞動階級利益計,講自由貿易。爲勞動階級利益計,講保護稅。爲勞動階級利益計,講監獄改良。這是資本家社會主義最後的語言,亦是唯一眞實的語言。總括說起來,就是這麼一句話:

資本階級,是爲了勞動階級底利益纔做資本階級。

三,批評的空想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Critical—Utopian Socialism and Communism)[edit]

我們現在並不是想批評一切近世大革命時援助勞動階級底著作:像巴布夫(Babeuf)及其餘人底書。

勞動階級爲達他目的的第一直接計畫,發生在封建社會將要顚覆,到處正在擾亂的時候,這些計畫遭了必然的失敗,一是因爲勞動階級還沒有十分發達;一是因爲使他們解放的經濟狀況,還沒有出現;那種經濟狀況,是在迫切的資本階級時代才發生的,所以這種勞動階級最初運動的革命著作,自然帶着復古的性質;內容是些普通的禁欲主義和粗疏的社會均衡論。

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學說就是聖西門(St.Simon),:福利耶(Fourler),阿溫(Owen)等人底學說,像前面曾說過,這都是在資本階級和勞動階級爭鬭還沒有發達的時代發生的。(參照第一章)

創立這些學說的人,在當時的社會組織中,的確看見了階級對抗的狀況和離析分子的活動。但是那時的勞動階級還是十分幼穉,映到他們眼裏的,不過是一個沒有歷史的基礎,沒有獨立政治運動的階級罷了。

後來階級對抗,雖然和產業同時發達,按經濟的形勞,在他們看來,物質上的狀況還沒有到可以解放勞動階級的地步。於是他們想找出新的社會科學,新的社會法律,好造出這種狀況。

這些發明家以爲歷史行動是要照他們自己所發明的行動;歷史造成的解放條件,是要照他們空想的條件;勞動者漸次自發的階級組織,是要照他們特別創造的社會組織。將來的歷史是自然解决的,在他們看來,是要照他們的社會計畫底宣傳和實行來解决。他們的計畫,爲主的是勞動階級底利益,因爲他是最苦的階級。勞動階級能夠在他們的眼中存在的,只由於是最苦的階級這一點。

這種社會主義家,因爲階級爭鬥幼穉的狀態及他們自己環境的緣故,把自己放在一切階級對抗的上面很高很高的位置。他們想改善社會上個個人底境遇,就是最有幸福的他們也想加以改善。所以他們的說話,總是對於社會全體,不分階級—而且往往是對統治階級說的。他們以爲如果懂了他們的學說,如何不採用那最善狀況的最善計畫呢?

因此他們排斥一切政治的尤其是革命的行動。他們想用和平手段達到他們的目的,想用小小的實驗(其實是一定失敗的實驗)而且由這個例證底力量,爲新社會的福音開闢道路。

這種將來社會空想的圖案,恰和勞動階級極幼穉時,單用空想描出自己的地位相同;也就和勞動階級第一本能所渴望的社會全體改造相同。

但是這些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的出版物,也不是沒有批評的分子在內。他們攻擊那時社會上一切的主義。他們對於開發勞動階級的教育,有一些狠有價值的材料。他們提出實際的方案,例如廢止都會和鄉村底區別,廢止家族制度,廢止私人經營產業,廢止工銀制度,主張社會調和,主張變更國家底職務單是監督生產事業等,這些提案,都是消滅階級對抗的。但是在那個時候,階級對抗才開始發生,所以這些著作,不能有明白的確定的認識,所以這些提案,不能不說是純粹空想的性質。

所以這種批評的空想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是和歷史的發展相背馳的。近世階級爭鬥一發達到一定的狀態,那離開了爭鬥空想的立脚地及對於爭鬥所發空想的攻擊,就完全失了實際的價值和理論的根據。所以創立這些學說的人,在許多地方雖然是革命的,他們的門徒却只是復古一派。他們死守師說,反對無產階級進步的歷史發展。所以他們總是堅持要和緩階級爭鬭,調和階級對抗。他們還在夢想那社會空想底試驗實現:有的設立孤獨的「社會主義植民地」(Phalansteres是福利耶計畫的),有的設立「家庭植民地」,(Home Colonies)有的想設立「小伊加利亞」(Icaria是加伯理想鄉底名稱)。加增許多新的聖地,實現這些空中樓閣,他們不得不哀求資本階級的同情和金錢。所以他們漸漸地沈滅到前面所說復古的保守社會主義裏面去了;所不同的,只稍有組織的學理和相信社會科學上神奇效果的迷信,狂熱罷了。

所以他們極力反對勞動階級一切政治的行動,以爲這種行動都是從不知道信仰那新福音來的。

所以英國底阿溫派反對改進黨,(Chartist)法國底福利耶派反對社會改良家。(Reformist)

第四章 共產黨和在野各黨底關係[edit]

共產黨和英國改進党,美國農地改良黨(Agrarian Reformers)等勞動階級各黨派的關係,已在前章說過了。共產黨爲直接的目的戰,爲勞動階級眼前的利益戰。在這現在的運動中,也不忘記代表及留意將來的運動。

在法國共產黨是和社會民主黨聯合,和保守黨及急進的資本階級對抗。但對於社會民主黨那些從大革命得來的謬見謬想,仍然要用批評的態度對付他。

在瑞士共產黨是幫助急進黨的。但也注意到這黨是由法國式的民主社會主義者和急進的資本家兩種反對的分子結合起來的。

在波蘭共產黨是幫助那用土地革命來做國民解放主要條件的黨派。一八四六年這党在克拉葛(Cracow)曾發動叛亂。

在德國對於資本階級有革命的行動時,共產黨是和他聯合起來同專制的王政,封建的地主及小資本階級戰爭。但一刻也不曾忘記使勞動階級明白感覺有產者和無產者敵意的對抗。必使勞動者準備利用資本階級掌權時必然造成的社會及政治狀況,來做對抗資本階級的武器。也就是準備德國保守階級一旦滅亡,就立刻和資本階級本身開戰。

德國是共產黨所最注意的。因爲這國裏有產階級革命底機運正在成熟了;因爲這國底革命,是在歐洲文明更進步的狀態之下實行的,比十七世紀的英國十八世紀的法國無產階級更加發達的多;而且因爲德國有產階級的革命,卽時會引起無產階級的革命。

總之:共產黨無論在什麼地方,對於各種反抗社會及政治現狀的革命運動,一槪援助。

這些運動,總是拿財產問題作主要問題,什麼時代進步的程度夠不夠,一槪不問。

最後,就是到處盡力爲萬國民治党謀統一及團結。

共產黨最鄙薄隱秘自己的主義和政見。所以我們公然宣言道:要達到我們的目的,只有打破一切現社會的狀況,叫那班權力階級在共產的革命面前發抖呵!無產階級所失的不過是他們的鎖練,得到的是全世界。

萬國勞動者團結起來呵!

(Workingmen of all Countries unite!)

封底[edit]

一千九百二十年 八月出 版

定價大洋一角

原 著 者 馬 格 斯

安格爾斯

翻 譯 者 陳望道

印 刷 及

發 行 者 社會主義研究社

This is a translation and has a separate copyright status from the original text. The license for the translation applies to this edition only.
Original:
PD-icon.svg This work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in the United States because it was in the public domain in its home country as of 1 January 1996, and was never published in the US prior to that date.

The author died in 1895, so this work is also in the public domain in countries and areas where the copyright term is the author's life plus 100 years or less. This work may also be in the public domain in countries and areas with longer native copyright terms that apply the rule of the shorter term to foreign works.

Translation:
Info icon 001.svg#licence info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Public domain
This work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in the United States because it was first published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prior to January 1, 1924. Other jurisdictions have other rules. Also note that this work may not be in the public domain in the 9th Circuit if it was published after July 1, 1909, unless the author is known to have died in 1948 or earlier (more than 70 years ago).[1]
This work might not be in the public domain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and should not be transferred to a Wikisource language subdomain that excludes pre-1924 works copyrighted at home.
According to the copyright laws of the Greater China this text will be in the public domain by January 1st 2028.

本作品1922年或更早在美國以外發表,在美國屬於公有領域。若1909年7月1日以後發表,美西第9巡迴法院轄區可能除外,除非確定作者1948年或者更早(超過70年以前)逝世。但作者尚未逝世超過50年時(1969年或更晚逝世),在大中華地區原則有版權限制,所以中文維基文庫暫時不收錄正文,僅用模板重定向

依據兩岸四地版權法律法規,本文將在2028年1月1日進入公有領域。

PD-US-1923-abroad (中文/Chinese) 僅於美國進入公有領域之檔案 //wikisource.org/wiki/%E5%85%B1%E7%94%A2%E9%BB%A8%E5%AE%A3%E8%A8%80_(%E9%99%B3%E6%9C%9B%E9%81%93)